SA 段子的小预告?

“这里真是一点都没变。”


樱井翔举着酒杯坐在吧台,听到身后的动静才缓慢起身。


“啊,打扰了。”相叶雅纪脱掉外套和围巾,满怀歉意的朝樱井弯了弯嘴角说道。


樱井默默转身走进酒吧的包间,相叶快速看了一眼他消失在帷幕后的背影便走向吧台的空位。


“你要的东西算是备齐了。”站在吧台里的调酒师低声对相叶说,“枪柄和扳机是特别定做的,很轻便呢。”


“你办事真可靠。”相叶满意的说,“钱在那边的包里。”


“钱嘛……”调酒师笑着说,“你和里面那位客人谈好了之后再说吧。”




相叶走进包间,樱井坐在沙发上朝他招手。


“原来是你,装神弄鬼的。”相叶长腿一伸,十分霸气的在樱井身边坐下。


“我哪有装神弄鬼。”樱井轻轻抱怨了一句。


“怎么还不走,你不是已经结束case了吗?”相叶玩味的看着樱井的眼睛说,“这次赚了不少吧。”


“不愧是最弱王,消息灵通。”樱井哼了一声。


“废话,你可是樱井翔,圈子里万众瞩目的存在啊。”相叶的笑容很好看,好看到樱井差不多忘记了他的身份。


“说吧,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了?”相叶笑着问。


樱井从西服内侧的口袋里掏出来一张机票,对相叶说:“去东京的头等舱机票,请你回去吧。”


相叶愣住了


“摄像头在哪里?”他好奇的问樱井。


“不是整人节目,笨蛋。”樱井翻了个白眼说,“没有摄像头。”


“嗯?”


“这个工作你收手吧。”樱井对笑着闭上了眼睛听他讲话的相叶说,“我知道这么做不合规矩,但是我不得不做。”


“我也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友情。”


相叶挑着眉毛凑近樱井问道:“你这么做是为了男人?”


樱井沉了脸色,冷淡的说:“孩子。”


相叶惊讶了一瞬,但也只有面部表情微微变化了一点很快又恢复如常。


“哎呀翔酱你也有惹祸的时候。”相叶摆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来调侃道。


樱井面不改色:“不是你想的那些事。”他从包里拿了个信封交给相叶。


相叶拆开信封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马上爽快的说道:“成交。”




穿着白色礼服的相叶僵硬的笑着被一身黑色高定西服的樱井紧紧抓住手腕带到舞池中跳舞。


“你什么时候回东京的?”相叶在樱井的耳边咬耳朵问。


“你不先问我刚才为什么对他们说我和你在交往吗?”樱井尴尬的说。


相叶叹了口气道:“算了吧,你跟我装情侣也太不像了。”


樱井很不甘心的说:“可是刚才反响很不错呀?”


相叶无奈,声音清冷的说:“今天我有工作,你不要做多余的事。”


樱井用不带一丝感情的语调在相叶的耳边回应道:“这句话还给你。”


“!”相叶狠狠踩了樱井一脚,嘴里不慌不忙的说着抱歉,眼睛里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被相叶踩了一脚疼到痛不欲生的樱井原地缓了好半天都没缓过来,只得一瘸一拐地推开相叶离开了舞池。


“笨蛋。”相叶看着樱井的背影低声念叨着,“哪有你这样把背后留给别人的冒失鬼啊。”




正在清理现场的相叶忽然被樱井捂着嘴带到一间客房里。


“什么?!”还没等他问出究竟,樱井就做出了噤声的手势。


“脱掉衣服。”樱井快速的说,“装作和我上床的样子,他们来了。”


相叶脸色灰白,边脱衣服边说:“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


“别问那么多。”樱井的额头上冒了冷汗出来,右臂上还有很新的一道擦伤。


“需要我帮你吗?”相叶紧张的问。


“狠狠咬我一口。”樱井抱着脱光衣服的相叶倒进被褥里,表情严肃到一丁点都不符合他们两人此时暧昧的姿势。




“咳咳……”相叶咳嗽着吐出血来,樱井死命用手捂住相叶胸前的伤口,力气大到能一拳打穿墙壁。


“刚才为什么要救我?”樱井痛苦的问。


“为什么呢?”相叶费力的说,“应该是想看你困扰的样子吧。”


“我已经不想继续下去了。”


相叶努力微笑着对樱井说:“那就不要继续了,我们两个人光速退休在风景很好的那不勒斯买个别墅种上好多花,翔酱把收藏的雪景球摆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上,我每天都看上一遍…你遇到喜欢的男人就去追,我……”


“我喜欢你。”樱井哭喊着说,“我喜欢你啊,雅纪。”


相叶微微睁大了他那双曾经灿若星辰的杏眼,但是很快最后一丝光芒也从他的眼睛里消失了。





评论(8)
热度(16)

只要还活着,任何事都可以从头再来。

© 小快酱( ˙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