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今天我们来就此别过吧

今天我们来就此别过吧——




已经过去多久了呢?在永夜的地方时间总是流逝的很快。樱井翔感到百无聊赖,他凝望着自己左手无名指上那个浅浅的戒痕。这个留在手指上的痕迹提醒着他将要去面对的男人和回想起来也只剩苦涩的感情。越是想要忘记,对那个男人的印象反而越深刻。樱井不由自主地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戒指戴在这根手指上,无意识的抬起手来闻了闻自己胳膊上的味道。




想要到达永夜的地方,需要穿过一条漆黑的隧道。那是个没有一丝星光的夜晚,夜空下却是蓝色霓虹灯的海洋。列车在小站停下,一位年轻人脚步轻快地跳上车,紧接着樱井所在的包厢门被他拉开了。




“您好,今天真是冷啊。”年轻人拿着车票在樱井的对面坐下,脱下厚重的外套整齐叠好放在座位的旁边。樱井这才发现男人外套下穿着一件绀色的和服,身形优美。


“您好。”樱井礼貌性的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男人则双手捂着冻红了的脸颊朝樱井羞涩的笑了笑。


车厢里光线不够明亮,但樱井恍惚觉得这个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正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窗外的蓝色霓虹灯光从他们的脸上闪过,樱井又觉得自己只是被永夜独特的气氛迷惑了。


心思敏感的男人发现樱井在偷看自己,露出些迷茫的表情,但是最终他很体贴的什么话都没有说。




樱井有点意外,他和男人竟然同站下了列车。走在他前面几步的男人围上了米色的毛围巾,身上隐约带着些甜抹茶的味道。樱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内心深处有些东西正在发生着变化。樱井直觉这个耀眼的男人和他之间也许会发生些什么,在这个什么都会被黑夜掩盖的地方,时光的流逝都可以被抹灭痕迹,什么事情的发生也会变得合理。




在绚烂极光到访前的季节里,这边的旅馆十分冷清,住店客人很少。樱井披着大浴巾从澡堂里出来时,旅店里的灯都熄了。他光着脚踩在走廊的木地板上,一步一步慢慢摸索着往前走。




“抓住我的手。”男人略带沙哑的嗓音很动听,他修长的手指牵着樱井的,一步步坚定的向走廊尽头走去。




到了樱井的房间,男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抿起嘴笑起来:“你怕黑吗?”




“我不怕,你是谁?”




“相叶…相叶雅纪。”




“我是樱井翔,你在这里做什么?”




相叶坦率的笑着朝樱井张开右手说:“我在这里跳舞,偶尔也唱歌。”




樱井这才注意到在他面前的相叶和刚才在车上的形象不同。相叶雅纪给人的印象是温柔到极致的,有种这个人非常干净的感觉。


相叶穿着长度到脚踝以上的素色和服,腰带打的有点随意,很令人意外的有点可爱。




“泡过汤了?”




“泡过了。”




“樱井先生来这里是想找人吗?”




“为什么这么问?”




相叶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等樱井开好一瓶烧酒后才喃喃自语道:“不然谁会来这个地方。”




“欸?”




“东京很棒吧……”




樱井想了想,心里起了些玩弄的心思来,他故意说道:“啊,是啊!家里那位管的严,所以我是来寻姑娘的,你可以帮我找一个来吗?”




“真讨厌。”相叶漠然的低着头说,“没想到你是这么想的。”




“我是个平凡的男人罢了。”樱井给相叶倒了一杯酒,看着那人绯红的脸颊出神。


相叶雅纪的侧脸精致又好看,比那些娇艳的艺妓更显温顺动人。他微微侧身从樱井的手里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和女人过夜多么扫兴?”相叶嘟着嘴说,“而且看你这样子也不像是会喜欢上别人。”




樱井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相叶终于绷不住脸了,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安静的向樱井行了礼走出门去。


很快,一位艺妓敲门后走进了樱井的房间。她长相一般,看上去还算老实温顺,很年轻的样子。


樱井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显得失礼,把脸绷得很僵。艺妓也不恼,只是坐在那里等樱井发话。




“你回去吧。”樱井的表情僵硬。


艺妓扫兴的走后没多久,相叶静悄悄的回来了。




樱井瞧着相叶笑:“她远不如你好看。”




相叶捂脸说:“这里的女人长得都差不多是这样,没有更好的了。”




“哦,真可惜。见到你以后我还以为这里的女人会很美。”




相叶认真的思考了会儿后说:“我妈妈很美。”




“看来是的。”




有人来喊相叶。相叶看了樱井一眼,小声说他一会儿就回来。




“嗯,我先睡了。”樱井抖开了被子躺进去。




相叶气红了脸,这次脖子也红了。






“翔酱!翔酱……”半夜三更相叶扑进了樱井的房间把他从梦中摇醒。




“我难受……”相叶缠着樱井,眼神看上去十分不清醒。樱井先是抱着相叶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回事时自己就已经搂着相叶和他接吻了。相叶一直在哭,哭的很厉害。




“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樱井拍着相叶的背温柔的哄他,“别再哭了。”




相叶折腾了一会儿又缠着樱井想要亲他,樱井知道这个人可能喝多了也可能是遇到了些糟糕的事,耐心的拒绝着相叶的请求。




“你不是来找女人的吗?所以我是不行的呀,我是不行的呀……”相叶絮絮叨叨的说着,哭丧着脸,泪珠顺着脸颊滚下来,浸湿了和服的衣领。




“没事的,才没有那回事。”樱井轻声细语的安慰着相叶,“她们哪有你好看呢?”




相叶脸上泛起浅笑,扯开樱井的腰带把手探进他的怀里。




“翔酱是线香味的呀。”




结果他们什么也没做,因为相叶笑着跑掉了。他抓着纸门的把手说:“明天请翔酱吃乌冬面,我们这里超好吃的。”






樱井拉开车窗,永夜的天空没有月亮,但是满天星星多得数也数不清。无数耀眼的星辰缓慢移动着,好像无数烟花绽放后坠落下来的火星,它们离地平线如此近,耀眼的光芒吞噬了夜色。




脚下的石子冷冰冰的,樱井往温泉的方向走去,相叶跟在他身后笑着说:“等等我,我们一起泡嘛。”


樱井扭头望着相叶的眼睛,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里仿佛倒映着夜空中的星辰。


樱井点了点相叶的额头,脸上露出宠爱的表情来。


“冷不冷?”


相叶点了点头,他嘴唇微张的样子好像是又在害羞了。


樱井向相叶张开双臂,勾起唇角说:“我抱你过去。”


“欸?”相叶抽掉了樱井围在胯间的毛巾,自己放声大笑着跳了上去。




樱井后悔了,他就不该给这个人蹬鼻子上脸的机会。




两人进入温泉里,樱井让相叶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给他唱歌。相叶唱了一首哀怨的小调,樱井知道他是故意的,但还是很感兴趣的问这问那让相叶解释。




相叶解释的头大,樱井只顾一个劲儿的笑。






相叶脚步轻快的跳上车,紧接着拉开了樱井所在包厢的门。他的鼻尖冻的微微发红,在樱井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以后就一直在搓手,好像很冷的样子。


樱井把自己包里提前准备好的红色厚围巾掏出来,身体前倾细心的帮相叶围好。


窄小的包厢里空气中漂浮着红茶的香气,相叶盯着樱井看了一会儿,脱下了厚重的外套。




洁白的和服让樱井有些愣神,他有些意外的望着相叶微微闪亮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没有映着星辰了,只有一个神情呆滞的男人。




樱井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相叶也笑了。




“我想你一定在等我。”




相叶对樱井的话不置可否,指了指樱井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你就是这样让别人知难而退的?”




“别人不像你那么聪明。”




相叶懒得接话了,樱井揉着鼻子忍了又忍还是落下了泪。




“你还留着吗?”




“嗯。”




相叶伸出左手给樱井看,让他拉着自己的手翻来覆去的看那枚戒指。




“我每天都坐上这趟列车,打开这个车厢门看看你在不在。”




樱井笑着点头,让相叶继续说。




“你不在,我很开心,我知道你会过得很好。”




不,我过得不那么好。




“我很想你,可是又觉得这样想的我有点自私。”




列车在小站停下,相叶朝樱井帅气的做了个wink。


“你该下车了,翔酱。”


“你和我一起走。”


相叶软乎乎的笑了,他突然把身体缩起来,像孩子似地用两只手攥住樱井的衣领。相叶轻柔的睫毛弄得樱井的脸痒痒的,这个青涩的吻带着些不舍。




“我们就此别过吧。”

评论
热度(27)

只要还活着,任何事都可以从头再来。

© 小快酱( ˙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