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相】金钱至上主义者竟然跳了海

N:演员,经常出演反派


A:娱乐公司老板





“从这里开始。”二宫语调轻快的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真的吗?”被绑在椅子上的渡边抬头啐了一口,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瞪着二宫那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脸。




二宫微笑着俯身解开了绑着渡边的绳子,随手从站在自己身边的手下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匕首。




“你有两个选择。”二宫拍着渡边的肩膀说道,“一是用这把匕首杀了我,二是绑着遥控炸弹去科研中心。”




渡边颤抖着后退了一步,二宫却哈哈大笑着逼近他:“我没什么可失去的,可是你不一样。”




二宫的手下拿着手机给渡边看某个房间内此时的画面,渡边只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就崩溃了。




“nino!美芽是你从小看大的,你最疼她了!求求你……”渡边泣不成声,“亚衣子还太小,她是无辜的!”




“嗯。”二宫弯着嘴角点点头,不动声色地转了一圈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渡边捂着脸大哭,“放了我的家人吧。”




“科研中心炸毁后我就放了她们。”二宫让手下退下,自己手中把玩着匕首。




“你是个聪明人。”二宫意味深长的对渡边说道,“别让美芽失望。”






渡边带着炸弹离开后,二宫随手打了一个响指。




“都处理好了。”二宫的手下说道。




“嗯。”二宫揉了揉脸叹了口气,“美芽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们安排好她的后事。”




二宫的手下领了命令离开后没多久,科研中心发生爆炸的消息就上了各大网站头条。






“二宫和也,你是打算让所有人为他陪葬吗?”气急败坏的佐藤凉子冲进了二宫的办公室,“科研中心研发的新药可以拯救几千万人!”




二宫凉薄的目光落在佐藤穿着的高跟鞋上,他说:“你的鞋子很好看。”






两年前在朋友的婚礼上二宫第一次遇见相叶,一年后他们结了婚。




“为什么是我?我有喜欢的人。”相叶满头黑线的被五花大绑着和二宫结了婚。




“我就是你喜欢的人。”二宫平静的说。




“我有男人!”相叶喊道。




“我就是你男人。”二宫的声音里没有一丝动摇。




婚后相叶掰着手指头数日子,整天算计着逃跑路线。






“我们的故事有一个不怎么美好的开始。”二宫边回想边讲述时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本就纯真无邪的面容此时神情更是温柔的像天使。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片山警官紧张的问。




“他病了。”二宫轻飘飘的说道,“得了绝症。”




“然后呢?”




“死了。”二宫笑着说,“被我信任着的同事们杀了。”




“警官你也知道那个感染了很多人的可怕传染病吧?为了救他,我想尽办法从散布病毒的人那里弄到了药,可是……”二宫冷冷的说道,“科研中心认为这个药应该研究成分后大量生产救更多的人。”




“但是他等不了。”二宫平静的说,“我也不愿意做英雄。”




“用了药之后他真的好起来了,而我在科研中心的同事渡边大概心里充满了正义感吧?”二宫苦笑道,“渡边劝他配合研究新药,折腾的本来就身体不好的那家伙……”






“cut!”平仓导演喊道,“台词需要修改。”




二宫从助理手中接过台本和导演研究台词,相叶则打着哈欠歪坐在折叠椅上处理各种文件。




又要拍戏又要处理公司的生意真是累死人了!




刚才一不小心签错合同送了导演一幢别墅的相叶头疼的要命,这部电影的预算已经超出很多,如果票房不好真的会赔到他跳海的。




“嗯……”好像头更疼了,相叶捂着脸想。






影片的最后一幕拍摄地是在海边的断崖。




相叶光着脚站在崖边,瘦弱的身躯让人看着都心疼。




“我以为假死就能获得自由,没想到这件事使他变成了魔鬼,还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画外音)




台本上写着相叶因自责而跳海




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劳累还是海边的风太大,相叶摇晃着在导演发出信号前栽倒了下去。




在一旁观看,本不该出现在镜头里的二宫疯了一样地冲到崖边试图抓住下坠中的相叶。可他还没有抓到就和相叶一起掉到断崖下面准备好的垫子上了。




“小和?”相叶趴在垫子上被二宫抱得紧紧的,脸红了个透。




“吓死我了。”二宫闷闷的说,“你要赔我精神损失费。”




相叶十分委屈:“肉偿可以吗?我真的没钱了。”




导演没有删掉最后一幕跳海戏里二宫出现的镜头,但重拍了一遍二宫回忆场景里婚礼的那场戏。




鲜花、掌声、幸福的新婚夫妇……




“假装是我的男朋友好不好?”相叶拉着二宫的手央求道,“我和朋友们说我找了一个特别帅的人,他们都不信…”






电影见面会上有观众提问的环节,有观众问关于电影结局的问题。




导演半开玩笑的说:“最后一场戏里二宫先生视死如归的下海了,大家可以期待哟。”




电影很卖座,但是很多单身狗看过电影后表示他们需要片方付给他们精神损失费。




“我的心灵受到了伤害!再也不相信爱情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说。




“那您怎样才能重新相信爱情?”记者问道。




“不,我要相叶酱肉偿我的精神损失费。”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坚决的说。






二宫不停的打喷嚏




经纪人非常担心他的身体健康,帮他接了一个名为保健体操的片子。




“保健体操?”二宫揉着眼睛说,“降龙八十四手?”



评论(6)
热度(56)

只要还活着,任何事都可以从头再来。

© 小快酱( ˙0˙) | Powered by LOFTER